单面镜观摩

单面镜观摩的感受之我是咨询师(六)

时间:2015/7/22 12:22:10  作者:王春辉  来源:  查看:109  评论:0
内容摘要:单面镜在本期变化了形式,出现了另外一组咨询配对,也就是说,有另外一名实习咨询师,与他的来访者进行,我和我的小白鼠,暂时进入观摩状态。 为了不混乱,把我跟白鼠称为A组,另一组称为B组。 我进行了五期的过程,被中止了一下,变成半月一期,跟B组交替进行。 这更增加了难度,因...
    单面镜在本期变化了形式,出现了另外一组咨询配对,也就是说,有另外一名实习咨询师,与他的来访者进行,我和我的小白鼠,暂时进入观摩状态。 为了不混乱,把我跟白鼠称为A组,另一组称为B组。 我进行了五期的过程,被中止了一下,变成半月一期,跟B组交替进行。

    这更增加了难度,因为,在观摩过程中,我们的感受是相交织的,相互触发,相互影响。 对我个人来说,这一期,更多的碰触出很多个人的旧的模式,关注点在自己身上,更多的是插播B组带来的情绪冲击上,而没有关注到B组是如何进行的。 单面镜,真得是面镜子,你的所有的内在的东西,都会被照出来。我感觉,单面镜那边上演着剧目,勾出过去的各种创伤性印记,如何不被它们带走,保持现实感,是我要练习的。我更深切的体会到,单面镜的三个环节,都是很重要的部分,而它又不仅仅在周三,从一个周三,到下一个周三,它都在。

    且不论D老师为什么申报实习咨询师,就是他不申报,其他的人,也可能在随后产生于实习咨询师的位置上。单面镜就是一个世界,不只是为我一个人而准备,它甚至不属于它的主人,它属于喜欢它的每一个人。 我的情绪,从第一次上单面镜的那种紧张、被比较、不被认可的感受,转换成了,被替代。 我正进行的好好的,小白鼠也是愿意配合继续进行的,在这个时候,武主任突然提出安插其他咨询配对,我是很有情绪的,我感觉,我被中断了,我被替代了,我的位置,被抢走了。

    我陷入入一种奇怪的模式中, 一种在小时候,看到父亲去关注其他姐妹,而忽略了我,我对那个被关注的姐妹,产生了羡慕嫉妒恨,对父亲,产生出强烈的不满。这种感受非常的强烈,跟我小时候的创伤性经历相联结,立刻把我粉碎掉了。 对于现场发生了什么,我并没有看到,我活生生的消失在了现实界。我打开了上个周三,我用手机备忘录做的提示,以前用这种方式来记关键词,便于回来后整理成文字。

    回来后,一直没有动笔写,于今天打开备忘录,看到如下文字:身体感觉,胃不舒服。有些像仰泳、飘在那里不想动。对单面镜的热情减低了很多,不想再继续参与了。竟然用抛硬币的方法,让人万分厌恶。如此正式的事,用这么儿戏的方法,我一点也不觉得好笑。有一种很累的疲劳、很委屈。想大哭一场然后绝尘而去。 在穿插B组以后,重新做回观摩者,我的很多负面感受被激活了,就象一下子打开了很多个伤口,迅速把我淹没,一种被淹死的窒息感。 我把这个自己隔离了开来,继续在现实里,大家在进行第三个环节的时候,我给出了D实习咨询师一些正面的回应,并没有让这种攻击性出来。

    而大家象往常一样在围绕着过程展开讨论的时候,我有很多被冷落感,我落落寡欢,感觉这个场域不再属于我。 在以前的几周,大家是围绕着我的,现在,变成了围绕别人。 这种被冷落的感觉好熟悉,熟悉到我心疼, 在送武主任回去的路上,武主任问我对现场的感受,我突然变得比较神经质,非常的不友好,变得横眉怒目。现在看,依然是投射了一个父亲,象个失去关注的小孩子,在责备父亲:你为什么要爱别的孩子,你应该只爱我一个!

     武主任对我神经质的不友好很茫然,他不知道我内在发生了什么,他只看到我的现实表现还是不错的。 我因为他的看不到我内在那个小孩而更加愤怒,这时,他的电话响起来,他在很高兴的接电话,而且接的时间很长。 我的情绪就象是脱缰的野马,那个内在小孩迅疾的用疯狂占据我,我有些失去理智,车开得象受到惊吓而逃跑的兔子,飞快的地在车流中躲闪逃窜。 我被童年创伤性的旧模式带走了而不自知,回家后,我选择了退出小群,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了,因为,我感觉,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我是不受欢迎的。

    现在看,咨询师个人的成长,做个人成长的体验,并且有专业的督导师,是多么的重要。我转而寻求我的个人体验师的帮助,来督导我这个情节。 我无法把自己从那个神经质的内在小孩中抽离出来,一直在计划着以工作为借口离开单面镜 ,这个计划着逃离的我,一边感到伤心,一边逃离。 但同时我也很牵挂我的小白鼠,我在逃离的同时,征得她的同意,很正式的做了转介,把她托付给了武主任。 在给小白鼠交流的时候,我唠叨的象个老太太,很不放心,就象是我独自逃离,留下了一个孩子那样的不放心。 我的体验师告诉我:你的内心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 是的,没有别人。我活生生的消失在现实界,来到了内在小孩的创伤性体验里,我看不到现实中的,别人。

    我这样生活,多久了?只不过,大多数时候,我掩饰的很好,没有认真的来看这个内在小孩, 不舒服了,要不到自己所要的,就逃跑,逃跑了,就可以不用面对创伤了。为了这个逃跑,失去很多可珍惜的关系,但宁愿失去关系,也不要来看这受创伤的内在小孩。 一直是这种模式,在逃啊逃。 但是单面镜,再次映照出,这个受创伤的内在小孩。

    看孙时进教授的讲座时,他说在我们童年的时候,猫看到小伙伴的时候不是跑就是咬,因为它知道没有什么好事,这些都是为了它的生存不安全。百年是树人,三十年可以树猫,复旦的贵族猫已经出现了,见人没有恐惧感。我们小的时候,我的小伙伴把猫头砍下来,他爸说勇敢,现在这的行为都被称之为虐猫,而现在我们有安全感的猫们见到人都非常的自在,有人给吃的,抚摸。 我再次回忆起,我在团体中的单独,不能融入,我对人群的反应,是没有安全感的体现。人际关系的恶劣都是一代童年留下的不安全感,我跟人打交道的时候害怕恐惧,投射出去造成一系列的问题。 我曾为自己的这种个性而自豪的称之为桀骜不训、与众不同,但其实,是一种很深很厚的防御。

    武主任反复的说,没有人要故意排挤你,你当主角的时候,别人围绕着你来探讨,别人是主角的时候,就围绕着别人来探讨,这很正常啊。并且,没有取消你实习咨询师的资格,只是穿插进行,单面镜的形式是很多的。 我接受不了,自己不是主角,我要别人一直围绕我。 不是主角了,对我意味着被遗弃,这种被遗弃带来的恐惧,足以将我淹死。 对武主任的情绪反应,有些是因为他看不到,我被淹死了,因为,现实中,并没有发生什么,一切,都发生于我之内。 受创伤的内在小孩制造出分离,而分离带来痛苦。受创伤的内在小孩也因此从诸如愤怒,憎恨等等显而易见的病态分离中被清晰的体现,还有更多微妙的负面性形式是如此的类似却通常不会被予以察觉,例如,没有耐心,易怒,神经质,以及感到“忍无可忍”。它们构成了我“苦恼”的背景。

    我在生命中花了很多时间处于那种状态与受创伤的内在小孩保持了认同,于是无法抽离并看清它。在其中所包含的感受便是某种被无意识持有的信念,可以说,想法。我认为的这些想法,以同样的方式即我在自己睡眠的时候做着梦。 言外之意,我并不真正了解自己所认为的那些想法,仅仅只是作为梦中人却不知道梦到的是什么。 便是这些故事由受创伤的内在小孩创造了出来,说服我认为此刻自己无法平静或是无法完全的成为自己,回到现实界。

    我的体验师对我说: 一旦你在当下这一刻做出平静的选择,看一看会发生什么,有什么你能够做,或是选择去做的,或是仅仅只是让生命的流动通过你。 这三句话便传递出了生活的艺术,所有成功与幸福的秘密在于:【与生命同行】。与生命同行便是与当下同行。你随后明白你并非在过着生活,而是生活因你而鲜活。 生活是舞者,而你是主旋律。 武主任说:一切都源自你的旧模式,跟他人无关。但是逃避也是你的模式,如果你能面对自己、挑战自己,会成长很多。至于你如何选择,我都尊重你。

    我选择如实的呈现出本期的感受,也是面对模式的开始。我更要回到单面镜上,挑战自己,我曾说,我是生命的战士,我不能做逃兵。 单面镜象X射线机,透视出我的过往,我应该提高觉察,把自己稳定在当下。单面镜触发了太多的隐藏的东西,武主任说,对于你,已经到了很深的地方,能否修复,修复到什么样子,需要多长时间,都要看你面对挑战的程度。 很大的难度,很大的挑战,我依然决定,回到单面镜上,接受这份挑战,挑战越大,成长越多,收获也越多,不是吗?

   欢迎加入猫族疗愈光圈,共同成长: 229516215,加群申请请注明来自单面镜。

    参加单面镜活动的人,请联系春辉老师:15165061660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   
           服务项目:心理咨询 婚姻情感 成长烦恼 心理测试 职业规划 职场减压 亲子关系   
     
Powered by OTCMS V2.86